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聯創動態

聯創光電研制成功國際上功率最大的兆瓦級超導磁體感應加熱裝置及該裝置用的大口徑高溫超導磁體

發布者:發布時間:2019-07-04 瀏覽次數:76次

7月1日,由聯創光電組織研制的兆瓦級超導磁體感應加熱裝置和該裝置用的大口徑高溫超導磁體通過科技成果鑒定。

超導性是一種特殊的零電阻現象,被稱作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科學發現之一,是指某些材料在溫度降低到某一臨界溫度時,電阻突然消失的現象,因為這一特性,超導材料應用十分廣泛。而高溫超導是指一些具有較其他超導物質相對較高的臨界溫度的物質在液態氮的環境下產生的超導現象,在電力能源、高端醫療、高速交通、大科學儀器、軍工等領域有著廣泛的應用前景,其中最重要的三大主要應用領域為高性能超導電子元器件、超導磁懸浮和超導感應加熱。

兆瓦級超導磁體感應加熱裝置是利用超導體(YBCO)在低溫下(液氮溫區)可實現穩定的零電阻超導態產生強磁場的特性,制備用于大型鋁型材、鈦合金等非磁性有色金屬型材加熱的高端裝備。兆瓦級超導磁體感應加熱裝置有兩個主要突出技術優勢:一是加熱大型鋁、銅型材,較傳統感應加熱工頻爐,加熱效率高,高效節能省電(節電率約60%);二是具有加熱均勻、熱穿透深等優勢,用于加工航空和軍用飛機、軍工裝備等高端領域用鈦及鈦合金、鎂鋁合金等高端非磁性金屬材料,可提升材料可塑性,優化機械性能,提升材料品質。

2013年1月,聯創光電協同上海超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交通大學合作開展兆瓦級超導磁體感應加熱裝置研制。經過6年的攻關,2019年3月,三方協同研制的兆瓦級高溫超導感應加熱設備實現了滿負載穩定運行。在大尺寸鋁棒、軍用鈦合金材料感應加熱試驗中,加熱效率達80%以上,遠超過我們的競爭對手300kw功率水平。

7月1日,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科技成果評價辦公室組織中國科學院院士趙忠賢、中國工程院院士陳仙輝、中國科學院院士桂衛華及國內從事超導、低溫、電機等高層次專業技術人員組成的成果評價專家委員會對兆瓦級超導磁體感應加熱裝置及該裝置大口徑傳導式高溫超導磁體系統進行了科技成果評價。成果評價專家委員會認為,聯創光電協同研制的兆瓦級超導磁體感應加熱裝置及該裝置用的大口徑傳導式高溫超導磁體系統各項技術性能指標處于國際領先水平,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兆瓦級高溫超導磁體感應加熱裝置設計、制造技術自主可控。這標志著國際上功率最大的兆瓦級高溫超導磁體感應加熱裝置研制成功,在節能環保和軍工高端制造上有重大意義,也標志著高溫超導技術從實驗室階段正式進入到了實用階段。

評價會現場

超導感應加熱裝置集成和試驗車間合影

今后,聯創光電將快速推進兆瓦級高溫超導直流感應加熱設備系列化產品產業化,逐步將兆瓦級高溫超導直流感應加熱設備推廣運用到鋁合金、鈦合金、鎂鋁合金等高端型材加工預加熱領域,降低電能消耗,提升高端型材加工品質。聯創光電即將對接鋁型材生產企業和飛機制造企業,進行小批量試制,計劃用三年左右時間,達到年產50臺兆瓦級高溫超導直流感應加熱設備規模化生產能力,并將高溫超導感應加熱設備功率提升到2MW以上,用于更大尺寸鋁合金的加熱要求。公司還將建立高溫超導磁體生產線,將高溫超導磁體擴展應用到重金屬污水處理、稀土分離、開放式醫療診斷CT等領域。


上一篇:

  • 省政府副省長吳曉軍會見趙忠賢院士等專家代表

    下一篇:

  • 公司開展2019年度三體系內審工作

  • 主页
  • 网络百家家乐
  • 百家家乐平台
  • 百家新闻
  • 百家姓
  • 主页 > 网络百家家乐 >

    电影遇上互联网,将擦出怎样的“火花”

      发布时间:2019-10-31

      

      这是互联网入局影视行业的第8个年头。如何共同做大蛋糕,形成多赢的商业模式,成为未来的发展方向——电影遇上互联网,将擦出怎样的“火花”4月20日,影片《幸运儿彼尔》获得“天坛奖最佳影片奖”,张艺谋(右)为领奖者(左)颁奖。当日,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闭幕式暨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今年4月,北京国际电影节办到了第9届,互联网与电影业两个主题首次“美丽相遇”。围绕“互联网电影主题”的论坛,云集了华谊兄弟CEO王中磊、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兼淘票票总裁李捷等业界领军人物。令人感慨的是,不过就是三年前的北影节,同框亮相的几乎都是传统影视公司代表。看似不经意的变化,不是巧合,是个信号。以2011年成立的乐视影业算起,互联网影视公司迈入第8个年头。这些年电影市场与形势,复杂且多变。当下,传统电影在寻求生存,互联网讨论的却是创造力,以及如何让传统影视活下去。诚如龚宇所言,共同做大蛋糕,“争取形成多赢的商业模式”。入局与出局互联网与电影的话题要从5年前说起。彼时,互联网纷纷入局影视行业。早在2014年,中国第一代民营电影公司老板、博纳影业CEO于冬就曾“预言”:电影公司都将给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打工。互联网影视公司的起点是2011年成立的乐视影业。其2013年联合发行的《小时代》,让行业认识到文学大IP的影响力。2014年,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并更名为阿里影业,上线在线票务平台淘票票。同年,从微信电影票走出的微影时代成立,随后于2015年成立腾讯影业。至此,两大互联网巨头正式开始对电影领域的探索。而后,小米影业、豆瓣影业、58同城影业等纷纷入场,加入进军电影产业的大部队。在2015年到2017年三年间,阿里影业及旗下淘票票参与出品或发行了《战狼2》《羞羞的铁拳》《前任3》《芳华》这样的高票房影片,腾讯影业有《魔兽》《爵迹》等话题之作,乐视影业则以大IP、广撒网策略参与《小时代》系列和《盗墓笔记》等,小米影业则因参与《唐人街探案2》有了成功项目。即便如此,互联网影视公司也逃不过优胜劣汰。腾讯影业、阿里影业、爱奇艺影业等慢慢在影视行业站稳脚跟,猫眼、淘票票成为网络票务和互联网发行的中坚力量,在上游也掌握更多的话语权。更多的入局者消失在大众视野。互联网与影视的结合到底如何?“在网络视频发展的15年历史中,互联网视频行业只干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把电影院的电影平移到互联网上观看,第二件事是电影院卖的票90%是从互联网上买,第三件事是创新探索网络大电影的商业模式。”龚宇认为这样的结合“太微小”。“互联网平台介入传统电影行业里,完全是学习的过程。”爱奇艺高级副总裁、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所言颇有普遍性,前两年都是跟投电影作品,到第三年才开始尝试主控,积累了经验与教训,“我们做电影更多的是,一方面结合好互联网的优势,一方面让生产的电影在互联网和院线都获得回报,让制片单位和院线获得更多收益”。变革的背后王中磊带着手稿上台演讲,另类显眼,但话题离不开互联网。“BAT除了参与所有的电影生产环节之外,还用互联网的思维,迅速将内容和用户进行链接。”王中磊代表的华谊兄弟,已经被注入来自多家互联网公司的资本。与传统影视公司相比,互联网影视公司有着截然不同之处,它是从现有的互联网生态体系中切入影视业务的。“首先是消费习惯的变革,互联网改变了传统电影的购票方式,提升了便利性,消费群体形成相应习惯。”王中磊认为,这特别符合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作用是显性的,吸引了更多的观影人群,从而刺激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第二就是宣发模式的变革,基于信息扩散的快速性和爆炸性,包括电影营销的形式,从线上到线下有了更多玩法,并且大数据提高了寻找目标观众的准确性和达到率。”王中磊举例道,《芳华》上映时,是互联网帮助找到40岁以上的观众,“他们不见得都是互联网用户,但互联网可以捕捉到他们的观众影像”。在曾经的上百家互联网购票平台中,猫眼和淘票票成为胜出者。“电影是一个手工艺品,内容创作本身是不会改变的,新技术改变的是宣发和用户触达能力。”李捷毫不讳言,淘票票与华谊就有着深度合作,会去分析排片上座率、舆情、热度等之间的关系,“这是对电影的改变与改善”。变革背后,意味着互联网影视公司走着一条全然不同传统电影公司的商业道路:搭建互联网基础设施、为合作伙伴做互联网宣发。“爱奇艺从诞生至今,一直在商业模式上探索。”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说,未来几年,电影在中国的互联网播放市场及其他市场加起来,也能达到院线票房的1.8倍,“互联网能带给电影行业的改变还有很多。”“中国没有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但中国有阿里和腾讯。”李捷认为,互联网和传统电影公司其实是同一类,只是路径不同。好莱坞有传统的六大电影公司。在中国,即便是头部的电影公司也很小,但阿里和腾讯足够大。因此,未来中国电影发展的路上,互联网巨头要承担的责任注定不一样,“这是和好莱坞全然不同的情况。”融合与冲撞今年3月,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的重要出品方之一即是阿里影业。腾讯影业的名字也和漫威、华纳、派拉蒙等好莱坞大厂频频绑定,出现在《神奇女侠》《毒液》等大片的出品方名单上。这是国内传统电影公司并未做到的。过去20年,华谊兄弟、博纳、万达、光线、中影这五大电影公司以资本、发行渠道等优势绑定优秀导演,垄断着中国近8成票房,也为中国电影产业化进程劈波斩浪,逐步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在于东发出“预言”的5年来,中国老牌电影公司尽管从未真正给BAT打过工,但互联网正在争夺电影带来的光环,并一步一步在商业上占据优势。“电影和互联网的关系就是鱼和水的关系,互联网为内容插上翅膀,飞入千万家。”身处传统影视,华谊兄弟影业总经理叶宁说。“优秀的内容创作者和内容制作者”是包括电影在内的娱乐产业共同需要的核心元素。相比互联网带来的平台和渠道,乃至资本,叶宁更愿意去强调“内容为王”。但是,杨向华所说的“改变还有很多”,其中就包括最直接的威胁:带走电影公司的筹码——中国具有创作力的电影导演。互联网有着鲜明的资本标签,意图重新定义行业规则的野心从未改变。从财力、物力以及人力等多方面,互联网正在重新培育影视创作者的环境。而此时,传统影视公司业绩并不理想,在寻找各种“活下去”的途径,话语权式微。与互联网的合作成大势所趋。“互联网与电影在不断融合过程中,更多的是一种冲撞和竞争。”在王中磊理解中,“互联网企业一直在求新,不断试错,甚至有一些野蛮侵略,这些特点带来的好处,就是让沉闷的传统电影激出火花,并迅速激烈起来。”在电影世界里,无论互联网新贵还是传统豪门,都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能够点燃人们内心“火花”的,才是伟大的艺术作品。陈俊宇